引人入胜的小說 九里香之戀 ptt-第46章 遠走高飛展示

九里香之戀
小說推薦九里香之戀九里香之恋
一计不成再生一计,为了自己的幸福,鸿雁拼了!虽然杜鹃是自己的亲生女儿,可算命的说了,她生来就是克父母的,所以她从小就对她没什么好感,没让她叫过自己一声妈,自己心里也对她没多少感情。要不是自己已经做了绝育手术,不能再给废柴开枝散叶,她才不愿意跟她分享这么好的男人呢!
她左思右想,终于想到这招“生米煮成熟饭”——就算这次没怀上,但杜鹃脏了身子,也只能嫁废柴了,不然谁会要她呢?
她焦急地守在房间附近,却不敢靠得太近。她怕自己听到那不可描述的声音会吃醋,会受不了!一想到自己心爱的男人在跟另一个女人云雨,她的心就在滴血!但没办法,两者相害取其轻,她劝自己把现在当成旧社会,允许三妻四妾,杜鹃顶多算个妾吧?鸿雁自我安慰道。
“咳—咳—咳……”一阵熟悉的声音响起。
这咳嗽声,对于杜鹃和黄昏来说,犹如天籁之音;对于废柴和鸿雁来说,就是地狱之门开启的声音。
一直在外面“把风”的鸿雁,听到咳嗽声赶紧把门锁打开,让废柴逃走。她自己也想跑,可是废柴骑上单车像一支箭一样就窜了出去,压根没想要带上她的意思。
“这个忘恩负义的家伙!”鸿雁在心里狠狠地咒骂着。
正当她犹豫着要去哪藏身的时候,老牛已经大踏步地走来。“还有饭不?”大老远的,老牛就喊道。“我姐的孙子发烧了,他们带孩子去看病,我没吃饭就回来了。”
“有,有,我去热一下”鸿雁正愁着没借口躲开呢,这借口就送上门来了,赶紧一溜烟地跑去厨房。
“爸……”黄昏一把扑到老牛怀里哭了起来。
“怎么啦,怎么啦?谁把我的昏丫头弄哭了?不可能啊!你是不是怪爸爸没带你去大姑家?我跟你说,要是带你去了,大姑又要给你红包,我们不能老是用大姑的钱……”老牛摸着黄昏的头说。
黄昏摇着头不说话,还是呜呜地哭着,把老牛给整懵了。“怎么啦,怎么啦?”老牛轻声问着,对着这个最小的女儿,他向来温柔。
武道大帝 小说
“爸……”杜鹃披头散发,眼圈红红,满脸泪痕缓缓走了出来,她的样子把老牛吓坏了。杜鹃虽然不像黄昏那么像男孩子,但向来也是风风火火的管家婆,从没见过她这个样子,一种不祥的预感涌上心头。
“进屋说”,老牛牵着两个女儿,回到房间。
杜鹃受惊吓过度,一直轻轻地抽泣,什么也说不出来。黄昏哭了一会,平静下来之后,开始把自己知道的一五一十地告诉了老牛。
老牛听着,拳头握得紧紧的,手指头被他掐得咯咯响。这个贱女人!!他自问待她不薄。这些年来,无论别人怎么笑话他怕老婆,他都从不在意。他知道自己配不起她,可他已经努力补偿。以前家里穷,现在日子也好起来了,她怎么能……
也怪自己大意,光顾着干活,想多赚钱让妻儿过上更好的生活。不曾想,自己的头顶已经绿成了草原!自己差点丢了性命不说,还差点害自己的女儿失去清白。这委屈,换谁也受不了!
老牛大踏步地走向厨房,二话不说就左右开弓扇了鸿雁几个耳光。鸿雁的脸上,几道红红的掌印立刻就现出来了,火辣辣地生疼。
“反了你!”鸿雁故作镇静,提高嗓门,想要从气势上压倒老牛。以前每次她一生气,老牛就会马上投降,全部听她的。
刚才她已经想好了:先从气势上压他,实在不行就顶多认个错。也没有多大错,本来老牛就已经答应了让杜鹃嫁给废柴的,只不过年轻人心火旺,有点猴急而已。顺便趁机催促他尽快把婚事办了,不就好了嘛!
看着鸿雁肿起来的脸,老牛的心疼得啊,比打在自己身上更痛!这是他第一次打她,以前别说打了,就是稍微让她不高兴,自己都会很难过。他有一点犹豫,但是想起刚才黄昏说的话,火气一下子又起来了。他一把抓住鸿雁胸前的衣服,拽着她就往房间走,鸿雁只好踉踉跄跄地跟上。
杜鹃看到鸿雁进来,赶紧缩到一角,她从小就怕她。鸿雁剐了她一眼,杜鹃就低着头,再也不敢抬起来。
黄昏站得笔直,但身体也微微发抖。她不敢直视妈妈的眼睛,低头搓着手,刚刚愈合一点的嘴唇,又被咬出血来了。
“你干嘛!你弄痛我了!”鸿雁一把推开老牛,赶快整理一下自己的衣服。让孩子们看到自己的失态,她觉得很丢脸。她向来是这个家里高高在上的女王,怎么能让孩子们看见自己失了威信呢?
“黄昏,你说,你看到了什么?”老牛沉着声说。
黄昏下意识地退了两步,躲到老牛身后,不敢吭声。
“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有我在,没人可以欺负你!”老牛声如洪钟。
“我……我……”黄昏的额头渗出了豆大的汗珠,结结巴巴地说不出话来。
“说!”老牛再次命令。
“我……”
黄昏深呼吸几口气,鼓起勇气说,“我看见妈妈和废柴亲嘴了;我听见妈妈说,废柴让她给爸爸下药;妈妈今天去要叫废柴来我们家,说让他们生米煮成熟饭,大姐就要嫁给废柴了”。她一口气说完,长长地舒了一口气,小心脏都快要蹦出来了。她没敢细说、全说,她怕妈妈发疯。她生气的样子好恐怖,比她讲的任何一个鬼故事里的鬼都恐怖。
“你闭嘴!你胡说!”鸿雁气急败坏,她没想到黄昏知道那么多,也没想到她敢讲出来。说着就伸出手来,想要打黄昏。
“小孩子是不会撒谎的”,老牛一把把黄昏拉到自己身后护着,一字一顿地说:“你欺负我可以,欺负我的女儿——没门!”
“你凭什么信她说的,不信我!我们是二十年的夫妻了!”鸿雁怒吼。
“你还知道我们是二十年的夫妻?……”老牛摇着头,心如刀割,温热的泪水涌上眼眶,他昂起头,不让它掉下来。
“你自己好好反思一下吧!”老牛恨不得把他们大卸八块,但终究是狠不下心来。他对鸿雁的真心,天日可鉴!他颤抖着,把鸿雁推进了鸡舍,废柴曾经睡的那个小房间。她不是喜欢废柴吗?就让她在里面呆个够吧!
“你放我出去,放我出去!你个死老牛,造反了你!”鸿雁拍着鸡舍的门大喊。老牛检查了一下门锁,确认锁好了,然后大踏步地离开,头也不回。
一股腥臭的鸡粪味扑鼻而来,鸿雁拼命地用手在鼻子前扇个不停还是没办法赶走那股味道。那张小床,一坐上去就硌得她屁股生疼——原来之前废柴就睡在这里啊,真难为他了!她开始心疼起来,后悔没有天天让他到自己房间睡。她忘了,老牛在鱼塘边睡的,也是这样的小床,而且鱼塘边风更大,鸭子的味道更腥臭!
——————————
“呜呜呜……”鸿雁不在,杜鹃再也忍不住,趴在老牛怀里哭了起来。
老牛心疼地抚着她的头发,长长地叹了一口气。“都是爸不好……”老牛自责地说。
“不,不关你的事……”杜鹃哭着说。
“他们既然能对我下药,就证明他们是心狠手辣的人,不得不防。今天你是躲过去了,可是明天呢?我总不能天天守在你的身边。还是得想个法子……”老牛叹了一口气说。
窗外的月亮,越走越远,老牛的心,越来越沉重。
“你继续呆在家里还是不安全”,老牛说。
“爸,我还不想嫁人……”杜鹃说。她好怕,父亲会为了让她躲避废柴,匆忙让她嫁给其他人。
“不嫁,不嫁,没找到你自己喜欢的人之前,坚决不嫁!”老牛承诺道。“你去打工吧!我听说隔壁村的金花就在城里打工,在玩具厂里,坐着,就给玩具贴贴纸,也不辛苦,比你现在天天在地里晒着好。”
“爸……”杜鹃哭了出来。她不想离开家,不想独自一人,去到陌生的地方。
“都怪爸,没保护好你!是爸没用……”老牛说着,伸手就想打自己的脸。
“爸,你别这样……”杜鹃拉住老牛的手,说“我去,我去……”
第二天一早,老牛就去隔壁村找金花的爸爸,问到了她的地址。然后又骑车去镇上的邮政局,给金花发了封电报,问她厂里还招不招人,现在杜鹃去她那打工行不行。
偌大的玩具厂,收到电报找人的事还是很少的。门卫直接拿大喇叭喊话找人,金花急匆匆地去门卫室。看到电报,虽然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事,但能发电报必然是急事。刚好厂了接了一笔大的订单,在厂门口贴着红纸招人呢。金花下班就赶快去邮局回了一封电报,就一个字:可
老牛喜出望外,快过年了,他还怕厂里不招人了呢!他赶快碾了两包大米,搬了两桶秋天刚刚新榨的花生油,拿到街上卖了,把钱全部给杜鹃做路费。
“鹃,爸没本事,只有这点钱了,你省着点花……到了以后,给家里来封信,啊……出去以后,端人家的饭碗,就要受别人管了,有委屈,你忍着点……以后,爸没叫你,你就别回来了……”老牛抹着泪,哽咽地细细地交待着,送杜鹃去坐开往省城的大巴。
“爸!……”杜鹃哭着,双膝一弯就想要跪下去。老牛赶紧把她拉起来,说:“外面人多看着呢,别这样!等那个废柴结婚了,你也就安全了。到时爸给你写信,你再回来,啊,别哭,再哭就不好看了。”
大巴司机油门一轰就开走了,扬起一路尘土。老牛追了几步,终归是停住了,挥舞着手,目送杜鹃远走。杜鹃一起趴着车窗往后看,父亲的身影越来越小,直到最后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