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异能小說 大秦:三千大雪龍騎,助祖龍問鼎長生 txt-第二百八十一章 殘暴蠻王推薦

大秦:三千大雪龍騎,助祖龍問鼎長生
小說推薦大秦:三千大雪龍騎,助祖龍問鼎長生大秦:三千大雪龙骑,助祖龙问鼎长生
此刻,演化完星辰剑法之后。
稍加休息了一会,便又开始演化八卦拳。
八卦拳没有小人为他演化。
当然,也不需要小人为他演化。
八卦拳一共就一招,那就是手握拳直出,就是这么简单粗暴。
当然,虽说只是一招,可当他开始演化之时,却是发现其中难度丝毫不比星辰剑法简单多少啊。
因为这一拳之中,包含着许多的拳法。
他需要将这些拳法都习会,而后将这些拳法中的拳意汇聚于一拳。
当然这还只是完成了前两步,最后一步是要在轰出这一拳之时,演化八卦之意。
八卦拳,万拳于一拳,又以一拳开八卦。
他开始摆动着自己的双拳,按着八卦拳中的拳法修炼,第一步先演化万拳。
冥王众人见到这一幕,发现赢子钦在修炼拳法,惊喜的各自散开来,也随之一道修炼起来。
虽然修炼八卦拳,但他们却是能从嬴子钦所演化的拳法之中得到自己想要的。
这一刻,无论是圣人,还是大雪龙骑众人皆在此刻修炼了起来。
拳法,是每个人修炼之时,必不可少的修炼手段。
所以众人能够从中获益,不似刚刚赢子钦演化剑意,只有修炼剑意的人才能获益。
随着众人一道修炼,好似有着一股力量被牵动。
这片天地忽然狂风大起呼啸而过,如同山中猛兽穿过一般。
四周的云雾也好似被牵引,竟汇聚而来,化作一片云海,云海之中出现一道漩涡。
漩涡的出现顿时产生一股强大的吸力,地面上的碎石草木皆拔地而起被吸入其中。
一时间,这片天地无比混乱,被吸入进去的碎石砸向四周。
赢子钦发现如此变化,睁开双眸望去,再见到众人如此状态之时,也是一惊。
没想到自己修炼拳法竟然引得众人如此,还让这片天地生出如此变化。
看着天上的漩涡产生的吸力越来越发,赢子钦再也坐不住。
任其这样下去,恐怕此地山林得变成一片光秃。
随后,直接探手出去,一道巨掌浮现直接朝着那漩涡轰去。
“轰!”的一声响。
漩涡被巨掌轰散,云雾散去。
而此刻众人也在此刻被惊醒了过来。
看见四周发生的变化也被惊到了,他们都陷入修炼之中,不知外界的事情。
见众人从修炼中被他惊醒来,赢子钦也有些不忍,如此变强的机会可是很少有的,但他也没有办法。
但好在他的八卦拳是记忆在脑海深处忘不了,也只能日后再为他们演化一遍。
众人此刻从修炼状态中醒来,有人脸上挂满高兴,有人有所遗憾。
看来他此次的无心之举倒是帮助了不少人。
若是早知道自己练个剑,练个拳就能帮助他们修炼的话,他就不会独自来此了。
可随后一想,自己修炼时,也不是那么好接近的。
一个不小心,可能都会伤了他们呢?
“陛下。”
见赢子钦缓步而来,冥王一众人拱手齐声道。
当他看见林子立时,惊了一下,这家伙的实力怎么突然暴涨了这么多,现在所散发出来的气息感觉比冥王还要强。
在他们众人之中,,冥王的实力是最强的,其他人皆在七重,林子立最弱。
至于当初为什么能够加入他们,是因为其战力强大。
其境界虽然只是六重,可爆发出来的实力却是不下于北猿这等强者。
而今却是已经踏入八重,赢子钦心中惊讶。
如此境界,恐怕爆发出来的实力可能都不下于死去的冥府使者了。
可却在这时,林子立突然一脸郑重的来到他身前,直接跪下拜来。
“师父在上,请受徒儿一拜!”
说着,只听见地上传来几声咚声,林子立以九拜尊赢子钦为师。
见状,赢子钦想要将他扶起。
可发现自己的实力还没有人家强大,以林子立这叩拜的气势感觉可能会让他尴尬,便也作罢。
看向冥王,露出疑惑。
冥王解释道,“陛下,“林子立有此变化是因为你刚刚演化剑法使其实力得到了提升。”
闻言,赢子钦顿时了然,都差点忘了林子立是练剑的了,感受到林子立的那柄剑发生了质变,心中暗道,“这剑痴看来收获不少。”
随后,便也安心接受其的叩拜之礼。
实力得到变强,赢子钦觉得此刻可以拿下麒麟树了。
既然它不愿自己出来,那就只能破山进去捕获。
可就他散发出感知力过去时,却是发现麒麟树不见了。
此时,眉心的青色印记也出现,也察觉到大山之中的麒麟树所在。
不过在这时,他却是感受到了一股异样的力量弥漫而来。
令他惊讶地是,那股力量弥漫而来的速度很快。
有人突然惊道,“什么情况,为何有一股血气传来?”
“血气?”
赢子钦四周扫视,还以为是蛮王出现,惊地他四周扫视了一番,没有发现什么变化。
冥王突然道,“陛下,你听听,好像有阵阵叫声传来。”
众人听到这话,立刻安静下来,竖起耳朵听去,有人听到了那阵声音,面露疑惑。
“哪里发生了什么,竟然发出如此惨叫声。”
赢子钦也听到了那隐约传来的惨叫声,好似因为隔得太远,声音有些混乱,听得不太清发生了什么。
幸运变装签
但还是能够听出一些东西,哪里正发生着惨案。
随后,便下令众人朝着那声音传来之处赶往。
随着接近,耳旁传来无数人的惨叫哭声。
“爹!”
“娘!”
“啊…不要!”
“我不想死,大王饶过我们吧。”
此时,在一处大山脚下,一个赤裸着半身的男子站立在一座石阶上,看着眼前的中年人,一脸的冷漠。
若赢子钦在这里,定然能够认出,此人便是突然消失的蛮王。
此刻,他竟以数万南蛮人的生命祭炼自己的血地。
只见其大手挥下,便有一片人惨死,化作一片血雾。
他们想逃,可血脉之中却是被吓了禁锢,逃也是会死,只能祈求蛮王。
但蛮王根本就不将他们当做人看,只是把他们当做血地的养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