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文筆的言情小說 三號公寓 人能常清靜-第六十二章 吳凡身死熱推

三號公寓
小說推薦三號公寓三号公寓
看到自己面前对自己两人虎视眈眈的两个怪物,纪不同一时间有些难办,现在前有红衣,后有肉球怪。
正在为难之际,他感觉到自己口袋中一股滚烫感传来。
伸手一摸发现是那个神秘的石头吊坠,此刻正散发着微弱的黄色光芒。
两头怪物在看到着东西的时候都停下了动作。
就在纪不同疑惑之间,那吊坠突然发出耀眼的光芒。
四周腾起大火,一道火墙腾空出现在纪不同周围。
将他与柳月欣包围在中间,而那两只怪物在看到这火墙的时候也不再吼叫,仿佛接收到什么命令一般,转身离开。
随着温度的渐渐升高,纪不同渐渐失去知觉,而这火焰对柳月欣仿佛也有伤害,她在努力抵抗一会之后,昏迷化为一道光,消失在纪不同身上。
良久火焰渐渐消退,一道人影凭空出现在此地。
而这人正是在教室内昏迷的程彦,他看着纪不同手臂上的文身。
向阳处与冰淇淋
邪魅一笑:“有意思,没想到还有个魂体附身,看来来头不小啊”
随即将纪不同扛在身上,向着宿舍走去。
……
“公子,公子你醒醒”柳月欣使劲的摇晃着躺在床上的纪不同
纪不同慢慢睁开双眼,猛然想起那两头怪物,将摇晃自己的柳月欣猛的拽到自己身后,警惕的看着周围。
这才发现自己现在正处于宿舍当中。
五等分的花嫁β
“欣儿,这是怎么回事”纪不同疑惑的问道
万恶不赦
“我不知道啊,我一醒来就发现回到了这里”
“咔嚓”
突然宿舍门被人从外面打开,纪不同定睛一看发现是程彦。
他手提着两袋早餐,看着警惕的纪不同。
慢慢的将早餐放到桌子上
“哦,你醒了,吃饭吧”
纪不同看着面前熟悉又陌生的程彦,完全无法将他与记忆中的那个人联系到一起。
“怎么怕有毒啊”说完拿起桌子上的包子吃了起来。
“哈哈,怎么会呢,你可是我同学怎么会害我呢”随即也坐到桌子前。
程彦笑了笑没有说话,反而看向柳月欣:“这位姑娘你不吃点?”
听到程彦的问话两人同时震惊了,除非是有灵气之人不然是看不见柳月欣的。
这程彦明明就是一个普通人,为什么可以看到柳月欣。
程彦仿佛没有看见两人的表情,漫不经心的说道:“吃吧,这鬼地方的包子还是蛮好吃的,我要想害你们你们昨天晚上就没命了,怎么会让你们活到现在呢”
“你到底是谁”纪不同拿出桃木剑质问道
看着自己鼻尖上的桃木剑,程彦伸出洁白如玉的手将剑尖缓缓拨开。
“我?我跟你一样”
纪不同阴沉着脸,冷声的问道:“什么意思”
程彦拿出一张湿巾优雅的擦了擦嘴巴:“没什么意思,你从哪来我便从哪来,我跟你一样都是来这里出任务的”
纪不同将桃木剑立于身后:“你也是住户?”
“呵呵,哦对了告诉你个事,吴凡死了”
说完程彦就走了。
南山隱士 小說
宿舍内重新陷入寂静,通过刚才与他的对话,纪不同明显能感觉到这个人应该不是程彦。
他可能跟自己一样,替换了这个时空的程彦,就像自己替换了刘晶。
还有自己昨天晚上见到那两个怪物到底是怎么回事,原本自己一度以为程彦便是这些事情背后的真凶,但是通过今天这番对话,明显另有隐情。
亦或者程彦在说谎。
看来今天自己要先去校长室看看了。
来到班级,果然发现吴凡的座位上已经没有任何东西。
但是班级内对于突然消失的人仿佛都不在意一般。
跟昨天白天一样照常上课嬉戏。
而程彦除了在自己刚进教室的时候看了自己一眼后,就坐在座位上看着课本。
“师傅,昨天放学后你怎么没有等我啊,我还想找你打球呢”林风鬼头鬼脑的来到纪不同身边问道
纪不同疑惑的看着面前的林风,昨天晚上他们几个不是一起留在了教室内吗?
“什么意思,昨天晚上你什么时候回的宿舍”纪不同问道
林风往纪不同课桌上一跳:“刘晶你烧糊涂了,昨天不是停电后就放学了吗,我还想叫你出来打球呢,谁知道你不在宿舍”
纪不同现在脑子里一团浆糊,所有的事情一点头绪都没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吴凡为什么死你知道吗?”
生死帝尊 小说
“死就死呗,我为什么要知道他为什么死”林风云淡风轻的说道
仿佛在这里死一个人是很稀松平常的事情,为什么会这样。
纪不同抓住林风的肩膀,脸露狰狞:“你搞没搞清楚状况,吴凡死了!”
林风从纪不同的手中挣脱出来,一把将纪不同推出去:“神经病啊,死就死呗,关我什么事情,有病”
说完他便走了。
纪不同一个人独自坐在地上,看着周围那些嬉闹的学生们一时间不知道这是人间还是地狱。
对一个人的生死就这么的漠不关心吗?
这时一只手伸到纪不同面前。
纪不同一看是程彦
“你是不是知道怎么回事?你到底是谁?”
程彦一把将纪不同从地上拎起来:“我是谁你慢慢就知道了,至于这到底怎么了你还是自己去校长室看看吧”
“还有哦,给你个忠告,在这个地方千万不要相信你看到的一切”
看着回到座位上的程彦,不要看表面是什么意思,难道眼前的一切平和的景象都是假的吗。
纪不同走到赵迪身边问道:“赵迪校长长什么样子你见过吗?”
赵迪面容有些憔悴“你问这干什么,喏,那不就是校长”
顺着赵迪所指的方向看去,发现一个谢顶的中年男人和一个小女孩向着班级走来。
而那个小女孩正是田雨,而他身边的则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大腹便便的,留着油腻的短发,有些谢顶,能看出来他特意的将右边的头发向着左边梳去,遮盖住他秃顶的事实。
两人来到班级门口,男人仿佛对着田雨说了些什么。便走了,而田雨在班级门口待了许久,在上课铃快响的时候才回到座位。
看着她那失魂落魄的样子,纪不同关心的问了一句
“田雨你还好吗?”
没想到就是这一句,小姑娘爬在课桌上哭了起来。
教室内陷入死寂,同学们都回头看着纪不同。
纪不同一时间手足无措,这他也没哄过小女孩啊。